母愛永存 兒心無畏
  作者:第六項目部 雷崇  時間:2019-06-04  點擊量:   
【字體:

原江吾兒:

自汝降生以來,吾每有閑暇,總欲書信一封予汝,然千頭萬緒,竟無從說起,如遇瑣事纏身,便付之一歎,曰明日,複明日。

時人常曰,養兒方知父母恩。吾曾嗤之以鼻,現深以為然。吾幼時曾疑母,汝曾抱吾乎?母哭笑不得,吾憤憤不平。然至今日,才覺荒誕可笑。雛子新生,不啼者萬中無一,汝雖乖覺,亦偶有哭鬧,吾產後易倦,母欲使吾安眠,遂抱汝數時。吾昏昏目也,見母抱汝寐,遂問何不寢?母曰,汝不易睡,吾恐子噪。然母亦困極,倦容滿麵,仍強作精神。

吾進學時,與母多有摩擦,許是年少氣盛,或因初生牛犢。母工作繁雜,吾常有怨懟,深覺母慰吾甚寡。母每日累極,聞吾冷語,亦深覺吾不知其苦。事愈甚,互怨愈烈,至某日起角口,竟與母不語達半年。今思之,當日年少氣盛猶曆曆,母之欲言又止亦近似眼前。後偶與母閑談,聊及此事,問母可有怨?母但雲,蓋因時吾重公事也,疏與汝之通,汝何錯?吾又有何怨?吾竟無言以對,隻覺麵紅耳赤、無地自容。

吾每與母角口,外祖母俱勸,天下無不是之父母,為人子女,須知父母育兒不易,應諒父母養家之苦。吾心有怨,暗想此言甚是無理,人生在世,焉能無過乎?然聞母所言,吾乃知於父母心,天下亦無不是之子女,縱子女有過,猶以包容心諒之,父母或求子女有大成,但更願其身康體健,但求其一生順遂。

餘幼時深信,有嚴責之母乃人之大不幸,若吾有子,必不若母,定溫柔以待。吾現亦為人母,卻覺今吾能有安定之事、幸福之家,與母之嚴責息息相關。吾曾怨言滿腹,緣何他人戲玩時吾需學,亦不知緣何吾成績稍有差池母便動輒打罵;而今思之,惟感激滿懷,若非母之嚴責,吾亦不成自學之善俗,則何談上進,何談成事。

偶有在家之夜,臥於汝身側,思及母鬢邊又增之白、目眥新添之紋、甚不直之腰背,難忍淚流。吾嚐畏其“杖底出孝子”之教也,覺其“動輒打罵”乃不愛我之至,然今母已近花甲,吾卻望其尚似壯年。吾深願吾幼時乖覺複乖覺,莫累其憂不才之女;亦深願吾能識事複識事,勿俟其鬢發皆白始悟時逝難追;亦深願吾能貼心複貼心,勿俟見其涕後知其愛之深愛之沉。

吾曾不知母用心之苦,母亦曾不懂吾驚惶之情,時移事遷,才深覺吾但不知何以訴愛,母但不知何以相通。吾曾深受不通之害,亦深知通之重者,吾願與汝如友般同處,亦願汝能與吾如友般相通。吾深信,汝在吾心之重恰如吾在母心之重,母愛永存,兒心無畏。

汝生於丙申年癸巳月乙巳日,時重六斤一兩。待讀信之日,不知汝該是何等光景,或才高八鬥,或貌比潘安,或事業有成,或妻和子孝。

然吾畢生所願,唯願汝平安喜樂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母書於乙亥年丁卯月庚午日